蓝湄Alice

苦逼的高中狗🐶理想是做一个画手。也会写写文不过懒癌晚期x沉迷纸片人

【遇】


月村躲在自家酒肆陈列的木桶后面,看着那人的刀在他手中如樱花般飞舞,斩落身边那些漆黑的魔物;一些魔物朝着她来了,她却忘了躲,呆愣在那里。那个人朝她的方向飞奔过来,低喝一声用短刀劈斩下来,她连忙闭上眼……耳边除了不远处魔物的嘶吼再无旁的声响,竟让她感觉静得吓人。她惶惶地睁开眼,正对上那一双透亮的眸。但也仅此一瞬而已,下一刻他便朝他的同伴们奔去。

他挥舞刀刃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月村看不清,但就如她一介酒家女也看得出,那人的身手是极好的。素来胆小的她面对这一不寻常的混战却像被钉住了脚步一样,恐惧与悸动叫她的心跳声响得像是要挣出单薄的胸膛。他偶然一撇看见了仍伫在原地的女子,便对她喊:“快离开这里!”

这一回她听清了。低沉有力的声音支配着她的身体远离这里,可一颗心却总想着往回飘;她怕这初见的一夜便是最后一眼了!月村含着泪往远了跑,直到月光好似只洒在了她一人的身上,直到她回到了那个一如既往的、安静的江户城。她小声地喘着气,眼泪还在不停地往下落,那位不知名的武士,来自何方呢?这一夜发生的一切恍如一个易碎的梦,她不知如何才能将那一眼贮存一生。若是明日能在街道上再看见他,她定要请他常常自己酿的新酒;可她心中也隐隐明白,那是个她此生不会再次遇见的人。……那此生,该要如何捱过呢?

月村的心中,澄净和惆怅交织在一起。她知道这一生总会这么过去。但就因多了这一眼,让她多了那么一点念想。她会记得有一个月夜,就在家门前那条小路上,她做了一个如樱花般灿烂的梦。——哪怕只一眼。

fin.





(大概算我流药我。

………标题可以叫“遇”也可以叫“终”。没有后续。………………………………强行要加一个完满的结局的话就是月村因为身负灵力某日被政府选中成为审神者然后在本丸再次遇见了药,然后一起编织出美好的物语(笑)但听上去就很扯对不对,故事还是结束在这里比较好。

哪儿来这么多幸运的女孩子嘛,都说了是我流药我(。

瞎摸一个joker。虽然马戏团篇让我觉得像是被喂屎但这个角色却至今萦绕在我脑中,很奇妙。

忘不了他犯下罪孽时痛苦的神情。

杏姐姐,是临摹

手贱涂了个药哥的发型挑战…………我真的不是黑!!!!!

老早以前的摸鱼也扔一扔吧x

啊终于赶在今年画完啦w
16年大概是我活过的十六年最波澜壮阔的一年了吧。手滑考上了从前望都不敢望的高中,过上了住校生活苦逼却也快乐着;在中考结束以后喜欢上了初中一个喜欢我的男孩子,两个人磨磨叽叽羞羞答答终于在圣诞节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终于还是在一起啦www
家里变故也很多但终于是都挺过去啦。
没有什么遗憾的一年w大家新年快乐吧!!!